大海就在那:中国古代航海文物大展

2020年12月28日,一场讲述中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航海文明的展览将于中国航海博物馆开幕,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则携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大海就在那:中国古代航海文物大展》

2020年12月28日-2021年4月28日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点交文物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工作人员正在布展
银盒呈扁球形,盖与盒身上采用锤鍱工艺制成对向交错的蒜头形凸纹。这种工艺与纹饰、造型带有古代西亚波斯银器的特点,与中国本土的不同。专家认为这是一件海外舶来品,说明广州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这件银盒传入中国后,在器盖和底部又加上了汉字铭文,还按照汉代盒子的造型,在盖面加钮饰,底部接上铜圈足,这无论在当时或今天都可视为典型的“洋为中用”之物。“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铜提筒(复制件)布展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提筒是古代越族的盛储器。这件铜提筒筒身有四组船纹,四船首尾相连,高高翘起。船中有弓形大橹,是能远航的海船图案。图案反映了一支船队凯旋的场景。“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铜熏炉布展
四连体铜熏炉十分少见,而南越王墓就出5件。炉体由四个互不连通的小盒组成,可以燃烧四种不同的香料。由于当时的香料主要来自东南亚地区,它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岭南同这些地区的交往。“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乳香布展
南越王墓出土的乳香是在西耳室的一个漆盒中发现的。据主持发掘的考古学者麦英豪先生说,曾对其进行了采样化验,但年代太久全部氧化,不能测定成分。由于它的外观与泉州发现的宋代乳香非常相似,故而定为乳香,推测当时是作为熏炉的香料。乳香原产阿拉伯半岛的阿曼,大约3000年前开始传入耶路撒冷和古埃及,传入中国的具体时间不可考,南越王墓的发现是目前所知最早的证据,说明至少在西汉时期乳香已经传入中国。它的应用很广,直到今天,在临床医疗方面,仍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金花泡
南越王墓出土的金花泡为南方地区首见,很可能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入。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亚洲、欧洲、非洲以及美洲各国之间开展经济物品贸易、技术工艺传播、人员和平往来和文明交流互鉴的大通道,它开辟于秦汉,繁荣于唐宋,鼎盛于明清。中国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广州位处中国的南大门,南接大海,北通中原。自秦汉以来,广州通过海路与世界各地进行经济贸易、人员往来和文明交流,2000多年从未曾中断,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东端的重要港口和商业都会。
秦统一岭南,建番禺城,为广州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南越国积极开展海外贸易,开启了广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跨板块节点历两千年而持续繁荣发展的历史。南越文王墓是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的陵墓,也是岭南地区考古发现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出土文物最丰富的一座大型彩绘石室墓。墓中出土的玻璃珠、波斯银盒、原支非洲象牙、红海乳香是目前广州地区发现年代最早的一批舶来品。此次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携蒜头纹银盒等文物参加由中国航海博物馆主办的“大海就在那:中国古代航海文物大展”,正是为讲述中国古代航海故事提供秦汉时期最有力的实证。“我”从海上来 ——我馆蒜头纹银盒、乳香等文物赴沪参展

信息整理编辑:广州活动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部分内容、图片来自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

158 0755 602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广告服务请将配图文案发送至邮箱并联系我们
邮件:123318747@qq.com

微信联系

QQ:12331874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